欢迎访问:2018亚洲 欧美 在线av-av亚洲色天堂2017-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儿媳醉酒

儿媳醉酒

夜已深阑。市郊的双口镇显得十分宁静,只偶尔才听到几声狗叫声。

  十字街口。那白日的繁华和喧闹已随着夜色的深沉而消失殆尽,街口边那幢32楼高的标志性商住楼,只剩下星星点点的不甚明亮的楼层照明灯……大多数居室的人们已经灭灯就寝,但18楼1号那套四居室里还亮着卧室的灯,远处看,那灯辉摇曳扑朔,宛如调皮的孩子在眨着眼睛偷窥着卧室里的动静……那卧室里的灯光柔柔的,虽不甚明亮但很温馨,照着室内的那张大床,大床上并排睡着三个人……睡在最里面的,是一个两岁多的小女孩,她小名叫囡囡,长相十分的清秀,邻居们都说囡囡长大后一定像她妈妈一样俊俏迷人,可这会儿囡囡睡的很不安稳,在睡梦中不时的叫喊着她的母亲……睡在中间的,是小女孩囡囡的妈妈,一个芳龄才28岁名叫杜娟的漂亮女人,她的长相极像大S,那前凸后翘的身段甚至比大S还凸凹有致几分,她这时侧身向着女儿睡着,一边轻轻的拍着睡得不安稳的囡囡,低唱着「摇篮曲」哄女儿快快入睡,一边正撅着不着片缕的白嫩屁股迎纳着她身后男人的抽顶……睡在杜娟身后的男人55岁,名叫雷鸣,是双口镇的副镇长,在镇内外很有名气,人们都叫他「雷老大」,而他的大名却很少有人问津,他是囡囡的爷爷,是一个既贪恋女人美色又想要顾及名声的成功男人。此刻他侧身睡在儿媳妇杜娟身后,一只大手从儿媳妇腋下伸到她的胸前,饶有兴致的把玩着儿媳妇那对丰满坚挺的玉乳,另一只手搂着儿媳妇正一下一下缓慢而有力的插着她的屄屄……

  另一只手搂着儿媳妇正一下一下缓慢而有力的插着她的屄屄……「爸……您别太用劲啊……这床都在晃了……囡囡还没……睡熟呐……」,儿媳妇杜娟粉面含羞,轻声提醒正肏着她嫩屄的公公。

  「嗯……我还没使劲啊……这床晃没关系……囡囡只当是在……睡摇床……」,雷老大插得很慢,但插得很深,每一下都触到儿媳妇幽径尽头的花芯。不一会,儿媳妇杜娟哼的「摇篮曲」就被公公抽插得跑了调,还多了许多「嗯嗯……啊啊」的呻吟声……

  由于有孙女囡囡在旁边,雷老大插得并不尽兴,但他很满足啊,老伴去世五年了,他都没碰过女人,没想到现在一碰就是儿媳妇的嫩屄……雷老大一想到自己这条老牛现在拴到了儿媳妇这蔸嫩草上,他就乐得合不拢嘴,他就觉得很兴奋……顷刻间,他的思绪就随着无比的兴奋波涌而出,三个月前他第一次插儿媳妇杜娟嫩屄的那一幕,又历历在目的浮现在他的脑海里……2、

  那是一个周末的夜晚,小囡囡照例随保姆去她家玩并睡在保姆家里,儿媳妇杜娟收拾打扮停当又去参加「同学会」。雷老大一个人在家喝了不少的酒,已经有了八、九分醉意,见儿媳妇快到深夜12点了还没回来,他就越想越生气:

  「太不象话了!老公才几个月没回来,就这么寂寞难耐了?我以前还觉得她挺纯挺乖的。没想到她竟是个骚女人……」,雷老大在心里不住的责骂着儿媳妇,喝得有些高了的他的表情貌似有些发神经:一会儿呆坐着摇头吁叹,一会儿又眉飞色舞的笑几声,一会儿又像热锅上的蚂蚁,在客厅里焦急的踱来踱去、走个不停……

  这三个月来的这段时间里,一向安稳在家儿过日子的儿媳妇杜娟不知怎的对「同学会」有了极大的兴趣,几乎是每次「同学会」都要参加,而且很少化妆的她总要细细的收拾打扮一番才出门,好像是去与情人幽会似的……更使雷老大不能容忍的,是「同学会」前儿媳妇杜娟的电话不断,接电话时儿媳妇杜娟总是神神秘秘的,偶尔他还隐隐约约听到儿媳妇杜娟这么悄悄的说几句:「又……会呀?

  ……我……不想去,在一起……没好事……我怕你们……又整我……」,「你们就爱……整我一个……我……遭不住……」看儿媳妇的表情就知道对方肯定是男的,听到这些话雷老大能不生气、能不猜疑?……男的和女的在一起准没好事……儿媳妇的话已经很明白了……男人就爱「整」女人什么?不言而喻,当然是就爱「整」女人的屄屄!还几个整一个呢,他妈的,玩群P?!

  前几次儿媳妇杜娟「同学会」回来时间都很晚,还一身的酒气,走路都东倒西歪的。雷老大有时喝酒儿媳妇喜欢陪他喝几盅,因此他知道儿媳妇很有酒量……这有酒量的儿媳妇回来路都走不稳……他妈的,是真的「醉」得走不稳路了,还是被小狼崽们「整」得走不稳路了?……一想到「醉」和「整」,雷老大在气愤中就有种莫名的兴奋……雷老大喜欢喝酒,他更喜欢八、九分醉后与女人做爱的感觉,他老婆曾说他醉后的鸡巴好烫好烫,浑身有使不完的劲……他妈的,酒能乱男人的性,同样也能乱女人的性啊……瞧,儿媳妇这脸儿红的,发髻乱的,回到家浑身就没半点力的样子,……难道儿媳妇真的是在外面醉生梦死的寻求刺激?醉酒后就让小狼崽们整她的屄屄?!……雷老大的心好乱啊,他又是愤恨,他又是猜忌,又还有几分的期盼,期盼儿媳妇真的是空房难耐,给他以可乘之机……因此他口里虽然责骂着儿媳妇不守妇道,但他心里却是酸酸的……他常常在心里大声呐喊:「与其让外面那些小狼崽搞我漂亮的儿媳妇,不如老子上了她!」……他还为自己上儿媳妇找来好多的理由,公公烧儿媳妇的火,是烧旺门香火,自古有之。可是想归想,他还是有很大的顾忌,他终究是个有身份有地位的男人,他总不能不顾一切后果,一头钻进温柔乡,死在儿媳妇那里面去……为此事,雷老大痛苦的挣扎了好几个月,每次儿媳妇醉酒归来,他上去扶着儿媳妇的娇躯,胸膛被儿媳妇丰满而坚挺的玉乳紧贴着,他就会心猿意马,蠢蠢欲动的。鸡巴胀得好难受啊,他真想就把儿媳妇按在床上剥光她身上的纱缕,狠狠蹂躏儿媳妇那虽未谋面但只要想想就会令他兴奋不已的芳草地!……但每次他都是犹犹豫豫的不敢将儿媳妇「就地正法」,虽然借着搀扶的机会,他捏了好几回儿媳妇的咪咪,也隔着小裤裤摸了几回儿媳妇的下体,但他还是不敢来真的……他不是不想烧儿媳妇的火,他是怕半世英名毁于一旦……他妈的,这太折磨人呐!这种「吊着腊肉吃光饭」,「身边鲜花不能采」的滋味,真他妈不是男人能受的!……当雷老大扶着醉意朦胧的儿媳妇睡下,并最终离开儿媳妇那散发着女人体香的诱人身体时,他好几次都听到了儿媳妇杜娟在轻轻的叹息……「今晚上,我可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个骚女人了,老虎不发威,她还以为是病猫……」

  那一夜,雷老大一边在心里胡乱的想着,一边踱到窗口看了外面几十次,时钟指向凌晨1点,才看到十字街口停下了一辆出租车,先是下来两个小狼崽,接着,他们扶下了杜娟……杜娟还很要强呐,她摔开两个小狼崽的搀扶,一边向他们说着什么,一边向商住楼走来,看她走路东偏西倒的样子,肯定又是大醉了一回!

  「怎么又喝这么多……连锁眼都找不到……等等……我来给你开门!……」听到钥匙在门上戳弄了好一会,始终没插进锁眼里去,雷老大在屋里对儿媳妇吼着,就走到门前为儿媳妇打开了大门。门一开,儿媳妇就是一个趔趄,一下串了进来,并一头栽进了公公的怀里……雷老大连忙用手紧紧扶住儿媳妇,儿媳妇那软软的身子像没骨似的,女人特有的体香和满身的酒气混合着,刺激着雷老大有些脆弱的理智但又有些狂乱野性的神经……雷老大正怀抱软玉幽香欲上抚玉乳下探芳泽的时候,儿媳妇突然「啊」了一声,把手里的坤包递给了公公,接着就手捂小嘴向卫生间跑去……

  雷老大拿着儿媳妇的坤包觉得胀鼓鼓的,他一时好奇拉开了拉链,原来里面有用手纸包着的东西,打开一看,竟是儿媳妇的内裤,还湿漉漉的!「他妈的,连内裤都整得这么湿了,真是个骚女人啊……淫荡!……下贱!……欠操!……看老子……今天怎么收拾你!……」

  看着儿媳妇湿漉漉的内裤,雷老大不由得愤从心中生,恨由胆边起,他愤恨漂亮的儿媳妇宁愿在外面去买醉被小狼崽们操,也没想到过在家里慰籍慰籍对她「疼爱有加」的公公!……雷老大在心里对儿媳妇喊着:「我虽是你的公公,可我首先是个男人,你就不能暂时不考虑他妈的什么辈份,在家里我们互补所需?」……看着儿媳妇湿漉漉的内裤,雷老大貌似就看到了儿媳妇光光的下体,看到了出租车上小狼崽摸搞着儿媳妇的骚屄,还看到「同学会」上大玩群P的淫靡……霎那间,雷老大雄起了,他什么都不顾了……几步就冲到卫生间外,一推门,门没栓,他就毫不犹豫地冲了进去……

  「你!……」

  气冲牛斗的雷老大才说出一个「你」字,他就为眼前的情景惊得瞠目结舌呆在了卫生间里……原来,儿媳妇杜娟正双手扶着抽水马桶在呕吐,屁股正对着卫生间的门撅得高高的,她腰间那条短裙根本掩不住春光外泄,雷老大一冲进去,儿媳妇那白花花的屁股蛋儿和两腿间隆起的阴阜就被他一览无遗的尽收眼底……雷老大呆了那么一会儿终于迅速回过神来,他虽然被儿媳妇的旖旎风光弄得淫心大振,但他依旧还是很生气……他当然生气呐--他既愤恨儿媳妇淫荡,也愤恨儿媳妇不贞,还愤恨自己没吃着酸葡萄,更愤狠自己错过了那么多吃酸葡萄的好机会!……这会儿这么多的愤恨那种愤恨多一些,这个连他自己也说不清……雷老大借着这么多的愤恨,冲着儿媳妇骂了一声:「……无耻!」就一巴掌重重打在儿媳妇的屁股上,儿媳妇那白花花的屁股蛋立刻落下了五根红红的手指印……

  儿媳妇杜娟「呀」的一声尖叫,挣扎着站了起来,无力的倚在墙边,颤兢兢的看着公公说:「爸……您干嘛……打我啊?……我心里……好难受……」「你难受?……那么多小狼崽整你,还难受?……我说你……很高兴呢!」「爸……我就是被他们……整得难受的,……我现在一身脏得很,……爸……我要……洗澡,……您出去……好吗?……」「……出去?!你他妈的……骚女人,……连内裤都被整的湿漉漉的不穿了,……还装什么……正经……」

  雷老大一边骂,一边又打了儿媳妇几巴掌……这是他五年来第一次打儿媳妇,他现在是爱恨交加啊:他爱儿媳妇,是因为儿媳妇漂亮、清纯;但他又恨儿媳妇,是恨她怎么就没想到公公也是个需要女人的男人!……这打女人,是他要上女人前的一贯习惯和伎俩--他要上哪个女人之前,就喜欢把那个女人狠狠的打一顿--「驯马要靠打和骑,女人要打屄要肏」……他要在上儿媳妇之前借着酒劲先把儿媳妇打服降,打得怕他,打得百依百顺!……就像对孩子先打后给个糖吃,那孩子一定又怕你又喜欢你,这就叫「恩威并下」「软硬兼施」!

  儿媳妇双手抱着身子,一边躲闪,一边哭着对他说:「爸……我错了,我不该这么晚才回来,……可他们不许我走啊……」「不许你走……你就由他们……整你!?……贱女人……」接着又是「啪啪」几声,雷老大一边打,一边就去撕扯儿媳妇的衣裙……「爸……您打哪里都可以,可不要打我脸啊……哎哟……爸……您别扯我的衣裙……我……自己脱……行……不行?……」「脱!快脱!……脱光了让老子打……老子要……打净的!……今晚上,老子要……收拾你!……」

  不知道儿媳妇是真的被公公打怕了,还是在有意勾引公公呢,只见她一边躲着哭着,一边开始解衣脱裙……雷老大虽然还在打着儿媳妇,可打的力度越来越轻。不一会,儿媳妇就脱去了满是污秽的上衣,又脱去了文胸和短裙,片刻间,浑身上下只剩下一双黑色的长丝袜,把她那宛若凝脂的娇嫩胴体衬托得那么的白皙迷人……但则见:儿媳妇斜斜的双肩微微前扣,一双白洁的玉臂交叉抱在胸前,把一对玉乳挤得高高隆突着,胸前的乳沟是那么多的深;手肘下袒露着没有一点赘肉的腰部,还有那平坦的小腹,可能是皮肤很白加上恢复保养得很好的缘故,那小腹上根本看不到令人讨厌的妊辰纹;此刻儿媳妇上身前倾身子在微微的颤抖,她很害羞的将双腿交叉的站着,光滑的脊背贴在冰冷的墙面上,那不甚茂密的阴毛下的一丘新月,只能时隐时现。……尽管如此,雷老大还是看呆了,举起的右手在空中成了定格,好半天才慢慢的落在儿媳妇有着红手印的手臂上,他轻轻的抚摸着问:「疼吗?」儿媳妇点了点头,接着又摇着头说:「不疼……」雷老大这时头脑急剧发热,浑身的热血也在沸腾,既是酒劲上涌,又是欲火攻心……他双手扶着赤裸裸的儿媳妇,双目不停的打量着儿媳妇的迷人胴体,问:

  「你……你是我的……儿媳妇吗?……」,儿媳妇乌发蓬乱,眼里噙着泪花,幽怨的斜睨着公公羞答答的说:「我是……您的儿媳妇杜娟啊……」,雷老大这时貌似开始借酒发疯了,他把头摇得像货郎鼓的说:「不,你不是,……你是上天派来来勾引我、要我把菩提水泻入红莲中的……小妖精……」。

  常言道,酒醉心明白,雷老大这会儿是一半清醒一半醉,他此刻最明白他要做的事情……他搂住儿媳妇的双肩命令儿媳妇转过身去,还叫儿媳妇撅起屁股……当他挺着肉棒在儿媳妇的屄屄上来回磨蹭时,儿媳妇杜娟扭头央求着说:

  「爸……不要啊……我是您的儿媳妇啊……」,但见他手掌一扬,儿媳妇就禁如寒蝉、默不出声、只得乖乖的把白嫩的屁股高高翘起,扭扭捏捏的迎纳着公公用肉棒来撞开她的蚌唇……雷老大的肉棒又粗又硬,一入港就深插到底,猛触到屄芯的那一刻,儿媳妇杜娟禁不住发出了一声闷哼……雷老大的肉棒又粗又硬,一入港就深插到底,猛触到屄芯的那一刻,儿媳妇杜娟禁不住发出了一声闷哼……

  雷老大借着酒劲,轻舒猿臂,款扭熊腰,将一根长长的烫烫的粗大鸡巴在儿媳妇的屄屄里来回的驰骋,他此刻的心情就只有一个字:「爽」!这「爽」来自久违了五年的被温柔之乡紧紧包围住的温馨感觉,他这时更明白,什么名誉地位都是扯蛋,都是过眼云烟,他需要肉体的真实,在骨子里他就需要年轻的漂亮女人!……呀!儿媳妇的屄屄好紧好紧!把他的肉棒夹得好舒服,好舒服!……怎么,那些小狼崽不是整过儿媳妇的屄屄吗?干嘛还这么紧?呵呵,真是个小妖精啊,才被群P过的屄屄竟会变得这么紧这么迷人销魂!……雷老大发热的脑袋在不停幻想着,他搂住儿媳妇裸体越插越上劲,不一会儿,卫生间里就充斥着男女性器撞击的「啪啪」声,与此同时,雷老大也「呼哧呼哧」的粗重喘息起来,儿媳妇杜娟也渐渐发出了欢愉的呻吟……

  「小妖精……舒服吗?……快!把老子的肉棒夹住,动起来……」「啊,好舒服啊……爸,……你……不打我呐?……你也再快点呗……啊……爸……你真行!」

  「我这不在打你吗?……小妖精,看棒!看棒!看棒!……」雷老大一连几个「看棒」,大鸡巴接连几下快速的在儿媳妇屄屄深插猛抵。

  「啊哟!……嗯……嗯……」,儿媳妇「嘤咛」了几声,虽然脸红红的还有几分的羞涩,但已把屁股频频的筛动起来,「爸……爸呀……你……你好厉害啊……哎哟也……爸……你轻……轻点……别插这么深……啊……」一时间,这卫生间里的性器撞击声、喘息声和呻吟声交织着组成了交响乐,在这悦耳的交响乐中雷老大和儿媳妇边肏屄屄边调情,这肉感四溢淫水潺潺的淫靡氛围刺激着卫生间里的这对都需要慰籍老男和少妇,他们紧紧搂着把纲常伦理抛到了九天云外,貌似不插个高潮迭起、欲仙欲死,绝不罢兵……一阵彩铃声骤然响起,那铃声是从儿媳妇坤包里传出来的。

  「这深更半夜,谁他妈的发神经,还打电话……」雷老大一边骂,一边继续与儿媳妇颠鸾倒凤,他见儿媳妇一边承纳抽顶,一边从坤包里掏出了手机,猛地想到了什么,就一把将手机抢了过来,并对儿媳妇做了个不要说话的手势。

  对方先说话了,是个女的:「娟娟,你没事吧?」「……杜娟已经睡了……」雷老大一听是个女的,就想早些结束通话,说完就准备挂机。

  「啊,是伯父啊……伯父,真对不起,今天我们没把娟娟照顾好,她又被几个男同学又整醉了,还在卫生间摔了跤,把裙裙和小裤裤都弄湿了……」「什么?!整……醉了?」雷老闻言吃了一惊,喝高的酒也醒了几分。

  「是啊,娟娟的酒量好,没哪个男同学是她的对手,他们就合起来整她嘛……伯父,娟娟最近心情不好,每次同学会都要喝醉……您可能还不知道吧,您儿子和娟娟……在闹离婚……」

  「什么?……闹离婚?!」

  电话没听完,雷老大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接着他就发了呆,还长长的叹息了几声。

  儿媳妇杜娟的连忙转过身来,她先关掉了手机,然后扶着公公关切的问:

  「爸……您没事吧?……准是小月……叫她别把我们离婚的事……告诉您的……可她就不听……」

  雷老大扶着儿媳妇的手臂坐到抽水马桶上,他看着儿媳妇迷人的翘乳、黝黑发亮的耻毛和刚刚插过而有些充血的隆突阴部,他的老脸表情很复杂,他用手捧住了儿媳妇的脸,兴奋而又有些紧张的问儿媳妇:「你说,……那些男同学……爱整你……整你……什么?」雷老大怀疑电话里听的是幻觉,他要儿媳妇亲口证实一遍。

  儿媳妇被公公这么捧着脸,她的脸更红了,她轻轻的回答说:「他们爱……整我的酒啊……」

  雷老大闻言眼睛里有了闪闪的泪花,那是高兴的泪花啊,……呵呵,儿媳妇只是被整醉了酒,她没被小狼们整屄屄!但由于自己的误会,他今晚才愤怒加醋意的打了儿媳妇,并酒壮色胆,插了儿媳妇的嫩屄。……一想到插了儿媳妇的嫩屄他就倒抽了一口气,儿媳妇身上现在还有被打的红手印,那可是暴力强奸的证据!

  「娟娟……那我打你……你为什么不说啊?……害得我……误会了你……」雷老大要想办法稳住儿媳了。

  「爸……您打我……不是恼我又醉酒……又回来太晚吗?……还恼我不穿小裤裤……不正经……」

  「嗯……对……还有你干嘛……要自己脱衣裙啊?!」「我怕爸扯烂了啊……脱光了让爸打,……也好让爸……消消气……」「嗯……你傻啊!……你知道脱光了……你身子有多美吗?……爸爸是男人怎么见得你的裸体?……你还那么听话,叫你撅起屁股……你就撅起!……哎,爸爸都变成牛了啊……我真浑!……」

  雷老大一边说,一边开始扇自己的耳光,儿媳妇杜娟连忙去公公的手,可拉不住啊,就把公公的头抱在了怀里。雷老大的脸深埋在儿媳妇的两个玉乳中间,潸然而下的泪水使儿媳妇的温暖胸脯顿觉冷冰冰的。

  这时候,儿媳妇杜娟也流泪了,她一边哭,一边抱着公公说:「爸,……今晚的事不怪您……是我……愿意的……」

  雷老大闻言抬起了脸庞……呵呵,儿媳妇就是嫩,才几句话,儿媳妇就不但原谅了自己,现在还泣不成声……

  这时候,儿媳妇的泪水滴在公公脸上,她捧住公公的脸开始了咂咂的亲吻……儿媳妇一边亲吻一边对公公说:「爸,真的是我……愿意的,……我没穿小裤裤,还自己脱的衣服,屁股也是我自己翘起来的……我愿意让您打,您打我……我就觉得很兴奋……爸,你这是怎么呐……刚才还生龙活虎的,现在怎么就这样了……」儿媳妇说着用手握住公公萎缩了的鸡巴,熟练的套弄起来,雷老大顿时觉得好舒服……

  在儿媳妇手弄和口弄下,雷老大的鸡巴很快就恢复了阳刚之美,儿媳妇对准他的阳刚美坐下来,身子上下套坐,胸前的一对玉乳不停的蹦跳摩挲着公公的老脸,像要熨平公公老脸上的那些皱纹……雷老大此刻的酒劲有上来了,他拧开了淋浴开关,抱着儿媳妇淋浴在暖融融的浴水中,任由儿媳妇把沐浴露涂抹遍他俩的全身……

  那一晚,儿媳妇杜娟一夜都没合眼……当公公把浓浓的精液射进她体内,她已经是第二次高潮了……看着身边睡梦里都在微笑的公公,儿媳妇杜娟却在床上转侧难眠的想着心事……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弟弟操姐姐的练习 下一篇:小姨技术好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